主页 > 期货知识 > 学芝加哥还是应该学伦敦

学芝加哥还是应该学伦敦

作者:admin 时间:2016-10-08 来源:网络收集

芝加哥与伦敦均是世界金融中心,两地均有世界知名的期货交易所。芝加哥有CBOT、CME和CBOE;伦敦有LME、LIFFE和IPE,他们都是期货交易的老大哥。那中国到底应该向芝加哥学习还是应该向伦敦学习?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才刚刚开始十年,那时,国家就已经意识到建立期货市场的重要性,于是派出专家到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进行考察,但最终敲定的学习对象还是芝加哥,这从媒体宣传芝加哥的频次、出版介绍芝加哥期货的相关书籍以及向芝加哥不断派出考察和学习人员便可见一斑。当然,以芝加哥为学习榜样的最重要标志还是中国期货市场实施多年的纯期货发展模式。

中国为什么选择芝加哥,没有选择伦敦?也许与芝加哥是现代期货发祥地有着非常大的关系。从1848年起,芝加哥人就在那里建立起了具有现代意义的期货交易所。在之后的100多年里,芝加哥人为世界期货的发展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标准化交易是芝加哥人发明的;世界第一张金融期货是芝加哥人开出的;期权交易也是芝加哥人创造的,等等。总之,芝加哥人的聪明智慧均体现在了期货交易的不断创新上。

伦敦在期货上的名气的确没有芝加哥大,但这并不妨碍伦敦在某些方面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在商品期货方面,伦敦的经验的确值得借鉴,尤其对那些商品交易的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伦敦有LME,它是世界公认的在商品交易上更贴近现货的交易所。所以,LME从本质上讲其不是一家期货交易所,而是一家中远期交易与现货接轨的市场,也就是中间市场。LME的交易模式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对现货的包容,这从灵活而完善的交易、交割与结算制度便可见一斑。到期三个月合约能够保证日交割,六个月合约能够保证周交割,六个月以上的合约能够保证月交割。LME在世界各地有400多家仓库,可供全球客户进行无限制的交割。LME的远期合约期限可达几年以上。值得关注的是巨大的实物交割量并未成为制约远期交易的因素,反而还推动了远期交易,所以LME在近月合约活跃的同时远期合约同样活跃,这是一个成熟市场的重要标志。由于大批实体经济参与到了金属价格的制定之中,其本身就会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和可供炒作的各种因素。

如果将两地商品交易的杰出代表CBOT与LME相比较,CBOT的模式相对简单,为纯期货模式;LME模式相对复杂,为远期交易与现货接轨模式。LME独特的制度设计和运作模式体现为多层次的会员结构、兼收并蓄的交易方式、特别的合约安排、灵活多样的合约形式、不透明的风控体系、便利的交割设置、多样化的交易策略和独特的纠纷解决机制等。

至于为什么两家交易所模式会出现如此大的不同,这与他们各自所处的现货基础条件息息相关。CBOT在很长的发展时期其实就是一家以农产品交易为主的交易所。美国农业发达,其为CBOT奠定了好的现货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发展期货交易就相对容易,因此也就没有必要按照较为复杂的模式进行发展。但这里并不否定在发展的道路上CBOT曾今也使用过中间市场模式。与之不同的是,LME所从事的是金属交易,恰恰英国既不是金属的生产大国,也不是消费大国,所以金属现货的基础较差,如果他们不实行较为复杂的与现货接轨模式,就很难做好金属交易。因为期货是建立在发达的现货基础之上的,放在具体品种上就是:商品便于标准化、商品便于储藏与运输和商品所属行业具有充分的市场化等等。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发展高端商品交易的条件又如何呢?回答是非常的差!因为中国是在现货刚刚起步不久就建立起了期货市场,也就是,其是在一个连即期交易都未做好的情况下就一步跃上了高端期货台阶。如果基础条件不好,实体经济就鲜有参与期货交易的需求,一个没有实体经济参与的商品期货交易,就不是真正的期货交易。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是一个散户结构的市场,以及为什么中国期货市场近月合约始终不活跃的原因。

现实已经回答了中国应该是学芝加哥还是伦敦。中国学伦敦是要学他们对现货的包容,中国学伦敦是要学他们与现货接轨的做法。当然,中国学伦敦不是要否定芝加哥,的确芝加哥在很多方面也是中国应该学习的,比如:全面地信息披露制度和严格的风控制度等等。当然,向伦敦学习并不等于要照搬他们的模式,一定得结合中国的实际,只有结合自己实际的学习才是最适用的。中国的商品市场太特殊,必须具有特殊的办法才能解决与现货接轨的难题。

中国从来未像今天这样对期货交易有着强烈的需求,因为中国期货的影响力与中国经济地位还十分不相称。为彻底改变这一现状,中国商品交易界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相信只要我们一步一个脚印,中国的商品交易很快会上一个台阶。

作者联系信箱:46628101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