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货知识 > 开辟“期货战潮” 防范“货币战争”

开辟“期货战潮” 防范“货币战争”

作者:admin 时间:2016-10-08 来源:网络收集

上个月,G20第五次峰会和APEC第18次峰会落下帷幕,防范“货币战争”无疑是“双峰会”最重要的议题。针对美国相关政策可能引发的汇率混战。国内外不少专家学者提出了各种应对策略,如人民币升值与减持美债挂钩、避开美元拓展双边贸易本币结算、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互换”和“共同货币”等。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包括股指期货在内的中国期货事业,同样应充分发挥其对冲风险的基本功能,为应对货币战争“开辟新战场”。

1、 利用期货市场储备大宗商品,把不断贬值的美元变成不断升值的资源

说起利用海外期货市场储备资源类大宗商品,人们马上会联想到“中航油”、“国储铜”等事件。2004年12月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总裁陈久霖违规越权炒作石油指数期货,巨亏5.5亿美元资不抵债申请破产。2005年国储中心进出口处处长刘其兵私自交易外盘期铜遭国际基金围猎,亏空人民币9.2亿元斩仓出局。但种种迹象表明,国储局痛定思变,于2009上半年利用4万亿刺激计划大背景,趁探底之机低价大量买入原油、有色金属等,目前浮盈巨大,可谓是完成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翻身仗”。

现货市场能做到的,期货市场当然也能做到,今年8月底到10月中旬,涵盖19种商品期货的路透/杰弗里斯CRB商品指数上涨近14%,,创两年新高。既然美元贬值成为长期趋势,资源类大宗商品新高不断就难以逆转,其作为替代投资标的魅力不断引来热钱涌入。期货产品在资金杠杠、仓储物流、机动快捷等方面拥有现货市场难以比拟的特色优势,如果国储局购入期铜想必获利更丰。并且进口大宗商品还可以有效缩小外贸顺差。购进资源后如国际热钱打压价格则持续买进,如国际热钱故伎重演热炒“中国需求”,则价格暴涨后可以平仓出局。平仓以后“中国不需求”了,价格再往高炒看谁来接单!

2、 加快中国优势资源上市期货品种,避免不断升值的资源变成不断贬值的美元

中国为数不多的优势资源以稀土为代表。稀土包括镧系15种加钪、钇共17种元素,因其无法替代的优异磁、光、电性能,在当代信息、生物、新材料、新能源、太空、海洋六大新科技领域举足轻重,被称为“工业黄金”。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军冷战后几次局部战争中能实现压倒性控制地位,关键在其稀土科技领域超人一筹。

中国稀土产量约占全球97%,但在已探明稀土储量中,中国占比从1996年的43%急剧下降至2009年底的30%。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矿商和加工商盲目扩大产能,急功近利低附加值破坏性开采,促使美、欧、日、韩等国外竞争者纷纷趁机停产,大量低价进口用于战略储备,同时指责中国使用廉价劳动力破坏环境。尤其美国稀土储量居全球第二,但从1999年就停止国内开采。而中国现有稀土资源仅能维持未来15至20年,采尽挖光后将不得不从国外高价进口。

中国现已采取削减出口配额及降低产量等措施,却立即招致稀土进口国异口同声强烈指责,政府不得不一再耐心解释,保证这些措施没有和外交冲突挂钩。设想如果中国期货市场拥有稀土期货品种,则价格机制可以由市场来形成,并通过市场推动稀土产品升级换代,从而有效减轻政府在产量、市场调节、出口等方面承担的国内责任和国际压力。

不言而喻,由于储量少而分散、含量低、难提纯、产品难以标准化等原因,至今全球还没有稀土期货合约,这也许正是对中国期货创新智慧的真正考验。如能开发出产量相对较大的钕铁硼磁体或单一稀土金属期货产品,就会对全行业各品种形成示范和比价效应。

当今英国既非全球金属生产大国也非全球金属消费大国,却依靠伦敦金属交易所执掌全球金属交易之牛耳。作为全球稀土储量、产量、出口量“三项第一”的中国,稀土产业已进入“十二五”科技规划,在稀土研发获政府大力支持的同时,有必要把握相对优势资源的有限机遇,通过期货创新把资源优势转化为核心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