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债期货 > 债市清淡 仍有作为

债市清淡 仍有作为

作者:admin 时间:2017-10-30 来源:网络收集

记者 方丽

  优秀的股票投资可以有很多种风格,但顶尖的债券投资总体而言只有一种特色:牛市中充分把握行情,熊市里较好回避危机并确保正收益;短期可以控制住净值波动,长期为资金委托人创造可观的投资回报。

  中国基金行业发展近20年,能够在短期、中期和长期各种时间跨度都能取得上述佳绩的基金经理堪称凤毛麟角,安信基金固定收益投资代表性人物钟光正便是其中一员。他连续4次获得中国基金业英华奖“最佳债券基金经理”与“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经理”等奖项,并实现了一年期、三年期和五年期“基金业明星奖”的大满贯。

  钟光正已经在固定收益投资领域拼杀了13年,对于投资风险的敬畏之心和高效的投资组合管理能力是他的制胜秘诀。他认为,投资最终比拼的是少犯错误,时刻保证腾挪的余地才有可能保持屹立不倒。

  对于当前的债市格局,他认为,债市处于一个相对清淡的时间窗,但没有利空就是利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取比较确定的收益。

  投资比拼的是少犯差错

  钟光正在一级债基、二级债基、保本基金等固收产品类型上都证明了自己的“多面手”,历任广发银行总行资金部交易员、招商银行总行资金交易部交易员、长城基金总经理助理兼固定收益部总经理,今年加盟新锐基金管理公司安信基金。

  钟光正认为,投资可能最终比拼的是少犯差错,投资永远需要和风险过招,需要不断提升自己对风险的认知。“市场走势是不确定的,投资管理人员对市场的理解可能存在误判和偏见,组合管理也容易出现配置偏差。”

  因此,他将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坚持在自己理解能力的范围内做投资,时刻关注投资组合的安全性。他常跟团队成员强调,在做决策之前一定要权衡潜在收益与风险,没有必要捕捉每一个机会、试图什么钱都要赚,要把眼光放长一些,保持对风险的敬畏之心。

  在他看来,债券收益可能主要来自于对回撤的控制,收益的背后是承受的风险和波动,如果不看风险只谈收益是没有意义的。

  钟光正相信“投资不可以依赖于预测”。虽然过去几年他都比较精准地把握到了债券市场的重大行情拐点,但他依然认为单纯依靠预测战胜市场、跑赢其他人还是比较难的,“只要控制好风险,少犯错误,然后跟着市场走就行了。”

  不同于利用信用风险敞口和杠杆率等手段博取高收益的做法,钟光正高度重视资金的使用效率,侧重于在低杠杆水平下获得较好的收益。

  过往6年多的业绩证明,他的分析体系和投资理念及运作可以带来优秀的收益表现。数据显示,钟光正管理的一级债基、二级债基、保本基金等固收产品均获得较好收益,业绩稳居上游;代表债券型基金任期内回报达到54.32%,年化收益率为7.13%。

  做好信用投资要讲“价值观”

  近两年,信用风险频发,固定收益投资圈高度关注信用风险控制。在钟光正看来,做好信用投资的关键是要建立起“信用价值观”。

  “与利率投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信用投资暗含着一个富有弹性的好和坏的是非判断。”钟光正表示,判断信用标的好与坏至少有两个必不可少的因素,一是信用标的本身信用资质(公司资质、行业前景等)、价格及流动性的综合性价比,二是投资所遵循的信用价值取向和投资标准。

  “市场对于信用投资的关注点通常主要是第一点,其实第二点的重要性更高。”钟光正说,信用价值取向也可称之为“信用价值观”,有了它以后才谈得上投资标准的建立,并对应内部信用投资制度的完善。

  钟光正表示,最难的就是信用风险和市场利率风险之间的权衡。在面对市场利率风险提升时,很多人往往会利用市场利率风险和信用风险的弱相关性特点,通过提升组合信用风险的方式去降低或化解市场利率风险。钟光正坦言,偏重于收益就必然会带来风险的提升,而偏重于风险防范必然会牺牲部分收益做代价,二者不可兼得。

  在他看来,信用价值观对于参与信用投资的指导和约束意义很多时候是要高于信用制度本身的。它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不同机构的信用价值观是不同的,造就差别的很大原因主要有两点,外部原因是各类型机构对应的监管要求不同,内部原因是各公司的公司文化及考核机制不同。

  钟光正表示,信用投资制度是信用价值观的体现,它能很大程度上控制信用风险。信用制度不宜过松,也不宜过严。过于严格的信用制度虽然可以有效降低信用风险,但一旦逾越了风险和收益的合理平衡界限,本质上不算是真正在参与信用投资,也体现不出专业机构投资者的价值。

  从公募基金公司角度看,各家公司的信用价值差别较大,主要是因为公司文化和考核机制有差异,这也是公司治理及股东价值取向的体现。钟光正表示,股权结构合理且公司治理完善的基金公司往往会追求长期利益,并配以市场化的激励和考核机制,这种公司形成的投资文化及信用价值观是最为安全稳健又高效的,也是当前信用环境下公募基金参与信用投资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债市没有利空就是利好

  对于2016年底以来的债市调整,钟光正直言,上一轮牛市收益下行幅度和维持时间都史无前例,因此自2016年末开始的债市调整维持的时间比较长也有其合理之处。谈及未来债市格局,他认为目前债市处于一个相对清淡的时间窗,但没有利空就是利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取比较确定的收益。

  钟光正认为,目前债市面临的宏观背景比较复杂,在以往经济周期里很少见到。因为以往经济周期里,起主导作用的一般是投资。目前经济增速维持在6.7%~6.9%小区间波动,今年以来更是在小区间上沿保持平稳甚至形成突破的势头。这种弱复苏来自投资方面的推动力其实并不明显,因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速自2009年高点以来一直在下降。

  “之前大部分人都认为供给侧改革会引起供给收缩,并进一步导致需求也萎缩,这会加大经济下行的压力。”钟光正说,最近这一两年供给侧改革推进的力度大超预期,政府通过行政化方式去产能,以市场化方式调价格,再加上环保排查进一步引起上游行业的供给收缩及资源品价格上涨,使得各行业的“地条钢”无处藏身。剩下的优质企业产量虽然减少,但通过价格上涨的方式分享了比以前更多的行业利润,使得工业增加值今年以来大部分月份都是6.5%以上(8月份下降到6%),远高于去年。今年经济的韧性主要来自于结构调整,即经济增长的效率提高了。

  钟光正进一步表示,政府也看到了这种积极的新变化,接下来会在各行业继续加大供给侧改革和环保排查的力度,这可能会继续造成某些资源品价格上涨。不过,某些行业只要政策稍微放松,这些产能可能会立即释放出来,这需要继续加强行政执行的力度。而资源品的快速涨价阶段已过,未来的涨价恐怕很难再现2016年、2017年上半年情形。因此,未来经济 通过量减价增的方式保持增长的有效性可能会弱化。

  对于市场现在比较担心上游价格向中下游传导的问题,钟光正认为,上游价格向下游的传导虽然会发生,CPI整体层面形成的通胀影响短期体现不明显,但中长期通胀持续性影响存在,这也可能对债市向好表现形成持续抑制。

  “今年基本面对债市造成的抑制主要原因是经济弱复苏、上游价格的大幅上涨以及对下游价格造成的心理影响,其他因素如资金面方面预计总体变化不大,央行会继续维持资金面结构性短缺状态使得金融降杠杆。”钟光正分析,此时的货币政策不宜过松,也不宜过紧。

  钟光正认为,债市经过长达1年的调整,基本面对债市造成的利空影响已经相对钝化,当前特定时期经济基本面对债市造成的冲击和影响可能是年内最后一波,并且影响有限,债市未来收益明显上行和下行都缺乏推动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