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指期货 > 央行网络小贷监管在即 三周左右或发现金贷指导

央行网络小贷监管在即 三周左右或发现金贷指导

作者:admin 时间:2017-11-23 来源:网络收集

网络小贷急刹车引强震:央行监管在即 三周左右或发现金贷指导意见

  文/马嫡

  网络小贷牌照增量之路被监管按下刹车键,正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在暂停新发网络小贷牌照之后,存量网络小贷的整顿措施也箭在弦上。根据第一财经11月22日消息,央行、银监会将联合召开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时间在11月23日(周四)上午9点,包括北京、上海、重庆、浙江、江西在内的17个批准小贷公司开展网贷业务的省市金融办将参会,汇报辖内网络小贷机构批设情况。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和银监会副主席祝树民将共同主持召开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

  11月21日晚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特急文件的形式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称《通知》),意在阻隔现金贷风险。当晚,互金通讯社通过多个渠道确认了这一消息属实。据接近监管的人士向互金通讯社透露,两到三周后,央行和银监会将下发规范现金贷行业的细化文件。

  互金通讯社了解到,行业内一家知名公司在网络小贷牌照禁令出台前,已经在国内一个发布网络小贷牌照较多的省市申请,不过现在来看可能要跳票了,知情人士透露,“几乎所有的手续和程序都走完了,就差最后一哆嗦了,目前来看网络小贷牌照的颁发可能要夭折了”。

  通知下发不久,大洋彼岸也已受到波及。受此消息影响,美股中国互金平台股票开盘多数大跌。不过在当天收盘时,整体而言表现有所好转,其中拍拍贷下跌14.01%、融360下跌10.81%、趣店跌幅3.83%、宜人贷微跌0.44%、和信贷涨幅1.71%、信而富上涨3.29%。

  由于互联网小贷可以为现金贷平台提供资金来源,在加强互联网金融持牌监管政策要求之下,目前的现金贷平台,更多是以网络小贷牌照傍身。有分析表示,如果以后要求现金贷没有网络小贷牌照就不能做业务,现在的现金贷公司至少得死掉99%。

  网络小贷牌照身价一飞冲天or有价无市?

  网络小贷是小额贷款公司利用互联网进行放款的业务。由于传统的小贷公司开展借贷业务受到地域的限制,而网络小贷牌照在展业时不受地域限制,令这一牌照具有明显的优势。而现金贷等互联网信贷产品的出现,让网络小贷牌照的价值被放大。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11月21日,市场上共有网络小贷牌照249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229张,已过公示期但尚未完成工商注册的网络小贷牌照20张。(文末附名单)

  在监管明确要求“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纳入监管”后,对于现金贷平台而言,目前来看拥有网络小贷牌照可以实现自有资金放贷还可以满足合规要求。在此前现金贷舆论高涨之际,不少媒体和行业内人士都推测,监管可能会设立现金贷准入标准,其中有没有牌照就成为整治的重中之重。

  有从事网络小贷牌照中介业务的掮客称,随着监管的趋严,注册新牌照门槛不断提高,注册时间长,注册过程不确定,金融办批文不好拿,价格一路水涨船高,而近期网络小贷牌照涨价导致交易不稳定,截止到11月6日,牌照价格已经涨到了4500万,2个月时间就长了800万左右。

  知情人士指出,目前网络小贷的牌照价格已经达到5000万了,随着暂停审批的要求落地,这个价格还会进一步上行。

  对于网络小贷牌照实际价值,有从业人士向互金通讯社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认为,当前的牌照是有价无市。“上市公司好不容易申请下来,是不会轻易卖出去的,对它名声也不好,政府也不会允许的。”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对互金通讯社表示,具有放贷资质的牌照有很多种,网络小贷牌照有其独特的价值,但并不像第三方支付牌照那样具有不可替代性,所以网络小贷牌照很难复制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升值之路。

  同时,第三方支付牌照价值的陡升,一定程度上是大企业集团布局互金生态的刚需所致,而这部分企业在布局第三方支付牌照之前,多已布局了网络小贷牌照或其他替代性牌照,市场中也不会存在太多有实力的需求方,牌照价格也就很难炒作起来。

  整顿箭在弦上 99%的现金贷公司会死掉

  根据《通知》显示,近年来有些地区陆续批设了网络小贷公司或允许小贷公司开展网络小贷业务,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互金通讯社了解到,现金贷平台由于其借款门槛较低,小额短期等特点,近年来发展极为迅速,行业规模持续扩大。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现金贷报告数据,截至11月19日,在运营现金贷平台已达2693家,近期现金贷平台各类用户近1千万人。然而上述现金贷平台利率折算为年化后大部分超过100%,并且预计有近200万现金贷借款人存在多头借贷情况。

  有分析称,这次《通知》对现金贷影响很大,原因在于现金贷资金端都来自于机构,如果以后要求现金贷没有网络小贷牌照就不能做业务的话,现在的现金贷公司至少得死掉99%。另外,在现金贷业务即将迎来整顿之际,平台迫切希望通过持牌去解决放贷业务的合规需求,牌照暂停批设,意味着现金贷只能通过有限的存量牌照来解决合规问题。

  然而,在暂停新发网络小贷牌照之后,存量网络小贷牌照的整顿措施也箭在弦上。其中对于现金贷平台来说,拿到网络小贷牌照硬币的另一面,或会让自已成为被第一批公开整治并被严格监管的对象。

  另外,薛洪言认为,牌照只是解决了放贷资质问题,而现金贷行业的问题并不仅仅是资质问题,业务模式才是当前现金贷监管的重点,而业务模式的改变会带来行业的洗牌,真正的考验在后面。

  援引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黄震观点,对于已经拿到网络小贷牌照的公司,未来可行的监管思路可能有以下几种:首先可以要求他们进行业务风险排查,是否开展了校园贷、现金贷、首付贷等违规业务。其次可以要求进行信息通报,将有关的业务情况汇报给金融办以及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领导办公室。第三可以禁止他们跟P2P网站等开展违规业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