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指期货 > 耶伦将带着优异政绩离任 鲍威尔未必那么幸运

耶伦将带着优异政绩离任 鲍威尔未必那么幸运

作者:admin 时间:2017-11-30 来源:网络收集

  美联储主席耶伦周三(11月29日)在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发表任内最后一次证词陈述时,对国会领袖表示,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大背景下,美国经济今年增速加快,让联储可以继续加息。

  耶伦表示,目前美国就业市场依然强健,经济增长环比年率连续两个季度达到3%,高于美联储对经济增速潜力的估计,可能足以促使美联储一如预期在12月加息。

  耶伦也借此机会巧妙地向共和党税改计划的根本看法提出挑战,特别是公司税调降将提升工人薪资的说法。

  耶伦在回答议员提问时称,调降公司税和工人薪资提高之间的关联十分薄弱,需要企业把节省下来的税金用于投资以提高生产率,然后再将部分收益分给工人。

  但这些影响“很难在经济数据中觉察到,没有强烈或者明显到足以清晰显现的程度。”她在证词中说。这份证词一直在说服议员们倾向改革,她认为改革可刺激经济产能的提高--具体措施包括改善教育以及推行鼓励投资和创新的政策。

  “税收制度的平等应该被纳入考虑,这一点很重要。”耶伦在回答有关收入不平等问题时说。“目前生产率成长放慢的问题令人头疼。在制定财政政策以及其他决策时,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改善这一问题上。”

  同时,联邦债务问题将会如何发展,“应该也让人夜不能寐”。

  虽然这一主题并无新意,但耶伦此次听证恰逢国会就税收法案展开辩论。辩论的依据是,调降企业税将会提高薪资,虽然一开始会加重债务,但总体而言会改善经济。

  作为即将去职的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讲话与特朗普提名的下一任主席鲍威尔的态度形成对比。后者在周二对他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出言谨慎,对有关税收计划的讨论基本上避而不谈。

  耶伦延续其四年来的讲话风格,把基本的问询转变成对通胀和劳动力根本趋势的探讨。

  但整体而言,她为继任者鲍威尔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局面,其中失业率处在近20年低点4.1%,她认为通胀势将反弹至美联储2%的目标。

  “各行业甚至全球经济大部分所体现的经济扩张愈发普遍。”耶伦在对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准备的讲话中称。

  她没有对下次加息时间发表看法,市场目前的预期以及美联储官员的表态都指向12月12-13日的政策会议会有所行动。鲍威尔在周二的听证会上表示,12月加息的理据“越来越多”。

  若下个月加息,将是美联储两年来第五次加息,并使联邦基金利率上调至1.25%-1.50%的区间。

  一个有待厘清的问题是通胀。美国今年通胀率下滑且持续低于2%的联储目标。一些决策官员认为,美联储在通胀加速前不应升息。

  剔除能源和食品价格,美联储偏好使用的通胀指标在9月份同比上升1.3%,低于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

  耶伦回顾了2007-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通胀变化,称今年物价上涨乏力的情形将被证明是“暂时现象”,而美联储继续逐步升息是明智之举,因为这样一来就不必在未来加快升息步伐。

  “我们不希望人为造成一个由繁荣到萧条的局面。”耶伦称。“我愿意看到一个持续强劲的就业市场”,而非通胀急升迫使美联储以快于预期的速度升息,导致经济陷入衰退。

  在股市触及纪录新高之际,耶伦称虽然资产价值“以历史标准衡量较高,但金融行业的整体脆弱程度似乎比较温和。”

  *美联储失去一位出色的主席*

  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美联储未能看清风险在逐渐累积,这一点或许应该受到责备。但危机后十年来,美联储表现得或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主要的政策制定机构都好。

  美国及其他地区的稳定仍离不开美联储称职、英明的运作。可惜,自2013年起出任美联储主席的耶伦将于明年2月任期届满后离任。

  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耶伦大体上延续了其前任本伯南克的理念和做派。耶伦领导下的美联储偏向于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持续以非常规手段刺激经济。

  虽然美联储收紧了政策——也许有点过早了,但它已经表明要一改以往雷厉风行采取连串行动的作风,采取一种循序渐进的作法。

  耶伦一再强调,美国经济尚未恢复到危机前的常态——最近,在没有太多通胀压力的情况下美国经济实现了强劲的增长——而货币政策必须顺应这种形势。

  耶伦的管理风格也很切合当今充满极大不确定性的世界。与伯南克的前任艾伦格林斯潘相比,耶伦以一种更学院派的方式管理美联储。她愿意接受不同意见,不会让异议沦为不和与分歧。

  耶伦的继任者鲍威尔也许会令人可喜地在某种程度上延续美联储货币政策理念——或许还有管理风格。但鲍威尔出任美联储主席只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对美联储理事会做出的一系列任命之一,这些任命中包括选定一位新的美联储副主席。

  如果特朗普任命一位货币政策鹰派人物担任美联储副主席,如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约翰泰勒,就有可能导致美联储出现严重的内部分歧及过快地撤销刺激举措。

  美联储其他的主要职责之一是金融监管,这方面特朗普已经任命了一位负责银行业监管的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其自由化的倾向有别于耶伦那种更为谨慎的作法,不太受欢迎。

  美国白宫周三声明稿称,特朗普总统已提名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古德弗兰德担任美联储理事。

  如果提名获参议院确认,古德弗兰德将填补拉斯金2014年辞职后的遗缺。

  耶伦已表示其主席任期届满后会彻底离开美联储理事会,放弃将理事身份保留至2024年的权利。这不免令人遗憾,因为一个强有力的明确支持当前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方针的声音将是极其宝贵的。

  耶伦离任后,鲍威尔必须准备应对来自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内部的反弹,他还将面临国会的不断批评。

  特朗普对自己使出浑身解数迫使华盛顿一切机构听命于他没表现出丝毫悔意,并很可能认为鲍威尔要对他感恩戴德。

  一位思想偏执、刚愎自用的总统再配上一个软弱的美联储也许是场灾难,尼克松执政期间连年的通货膨胀就说明了这一点,那时的美联储主席是亚瑟伯恩斯。

  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没有遭遇严重的危机;鲍威尔可能没那么幸运。

  *鲍威尔危机应变能力?*

  外汇交易员指出,市场预计鲍威尔将延续耶伦的货币政策,因鲍威尔过去5年都参与制定了美联储政策,在耶伦卸任后,他将会按部就班继续执行既定政策。

  问题是鲍威尔摇身变为指挥,能否胜任呢?

  美联储主席是个非常关键的职位,其决定不但左右美国货币政策,甚至影响全球金融稳定,尤其是当面对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时,才是真正考验他的应变能力。

  现在美联储7个理事中有3个悬空,到明年更将增至4个,而当年有参与处理金融海啸的核心成员大都离职。虽然特朗普会委任一些华尔街实战派进入美联储,相信他们有能力解决危机,但问题是其应对方法会否太短视、没顾及中长期影响?

  此外,鲍威尔是出身于投行,与华尔街有千丝万缕关系,可能为配合特朗普的政策而放松对银行的监管。这让人担心他会否与特朗普和财政部长努钦的关系太密切,令美联储未来决策很大程度受政府干预。

  耶伦将带着良好的政绩离任,继任者是否称职,仍有待时间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