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能源化工 > 煤炭夏季消费预期料落空

煤炭夏季消费预期料落空

作者:admin 时间:2016-10-08 来源:网络收集

多因素拖累火电需求

2015年以来煤炭价格延续2014年的走势,发改委联合秦皇岛港发布的环渤海煤炭价格指数由1月7日的520元/吨跌至5月20日的414元/吨,随后在6月10日小幅反弹至418元/吨,整体跌幅为19.6%,同比下挫21.1%。

由汾渭能源和普氏能源联合发布的CCI动力煤指数显示,截至7月23日,CCI1由年初的506元/吨下跌至393元/吨,跌幅为22.33%,较2014年同期下跌17.43%;CCI2由年初的436元/吨下跌至342元/吨,跌幅为21.56%,较2014年同期下跌17.59%。

2015年上半年煤炭价格之所以持续大幅下挫,直接原因是春节过后因需求不振市场悲观情绪弥漫,神华等大型煤炭集团口头通知下游客户加大优惠力度,自此,开启了各煤炭集团持续近4个月的促销活动。

5月,北方港口煤炭市场需求好转,采购增多,港口锚地数迅速攀升,沿海煤炭租船火爆,港口库存快速降低,部分参与配煤的低卡煤出现供不应求现象,大集团也纷纷降低优惠,变相涨价,似乎煤炭市场将迎来一个火热的夏天。然而,深究原因,却不乐观。此轮回暖是电厂库存偏低、备货度夏引发的短暂行情,并不是真正的需求提升。随后,电厂日耗煤量低于往年同期和市场氛围快速冷却也证明了这一点。

库存整体走高

曹妃甸港库存低位不等于市场缺货

2015年以来煤炭市场供过于求,需求较2014年明显下降,导致一季度港口库存长期处于高位,压制港口煤价。2月28日,秦皇岛港存煤量达到863万吨,同比上升18.71%。2月22日,曹妃甸港存煤量达到845万吨,同比上升38.98%。直至4月,大秦线检修,调入量大幅下降,港口库存才有所回落。之后,下游电厂开始补库,终使北方港口库存进一步下降。截至7月27日,秦皇岛港煤炭场存699万吨,较年内高点下降19%,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曹妃甸港场存316万吨,较年内高点下降62.6%,同比下降50.7%。

如今,北方港口煤炭库存处于较低水平,是不是意味着库存会对煤炭市场形成支撑?在我们深入分析之后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近期港口库存低位,主要原因并非北方港口存煤缺货,而是其他港口库存在5月过后快速回升,仅曹妃甸港库存大幅低于往年同期。而曹妃甸港库存大幅下降是因为其港口调入量大幅下降。5月中旬以来,曹妃甸铁路调入量由之前的15万—25万吨/日下降至不到10万吨/日,甚至偶尔仅调入4万吨/日。

其调入量大幅回落的内在原因是曹妃甸港主要发运蒙煤,但近期煤炭价格过低,内蒙古煤炭企业停产减产增多,蒙煤发运量下降。加上曹妃甸港铁路运费较秦皇岛略高,在以往煤炭利润尚可的情况下,煤企不在乎这些,而如今,运费上的微小差异也能左右煤企的发运意愿。

电厂库存4月末触底后快速回升至正常水平

2014年年末,电厂为应对冬季高峰而囤煤,且春节期间工业用电量下降,2015年一季度电厂存煤充裕,3月14日六大电力集团库存总数达到1396万吨的年内高点。之后,社会用电一直没有起色,六大电厂日均耗煤量维持在55万—60万吨/日的水平,而往年同期在70万吨/日附近。

煤炭库存缓步下移,但电厂补库意愿极低,导致2015年前4个月煤炭市场需求疲弱,压制煤炭价格。5月下旬大电厂库存跌至1099万吨的低点后,电厂准备“迎峰度夏”,开始补充煤炭库存,引发了2015年第一波煤炭价格小幅反弹。

进入夏季,气温升高,电厂库存也回升至1300万吨的正常水平,但电厂日耗煤量却没有明显起色。因而,6—7月,电厂采购放缓。

库存一直维持正常水平,只要日耗煤情况没有改善,电厂在存煤过冬前,很难开展大规模采购行动。

5—7月,我国电厂日耗煤量低于往年,2014年六大电力集团日耗在65万—70万吨/日,2015年仅有55万—65万吨/日。原本,市场认为夏季高温会提高煤耗,然而,除了7月16—18日日耗煤量最高达到69万吨,其他时间相当平淡。受厄尔尼诺和台风的影响,我国南方降水量偏大,高温天气至今为止不算多,对电厂日耗煤没有太多利好。

煤炭发运意愿较低

沿海煤炭运费变化能够反映我国北方港口下水煤向南方的发运情况。一般情况下,其可以作为煤炭市场需求和成交的先行指标。2014年12月开始,沿海煤炭运价持续下跌,2015年4月跌至近几年新低。与此同时,南方电厂自北方港口的接煤量持续低迷。随后,运价触底反弹,5月末秦皇岛至广州运费涨至40.7元/吨,较4月初低点上涨44.5%。运价如此变化,与煤炭市场5—6月的回暖相呼应。

如今,秦皇岛至广州煤炭运价回落至30元/吨附近,反映了电厂补库结束,煤炭下游接货清淡的现状。

港口锚地船舶数降低

2015年上半年港口锚地数持续处于偏低水平,北方港口煤炭交投清淡,4—5月才小幅反弹,表明港口成交情况相对于一季度好,这与电厂库存、煤炭价格、运费变动相符合。

随着电厂补库行为的结束,港口锚地船舶数快速回落至较低水平,秦皇岛港7月2日创出锚地船舶数9艘的2015年最低值。综合看来,北方秦皇岛、曹妃甸两大煤炭发运港锚地船舶数均低于2014年同期水平,并且近期达到近几年的历史最低水平,这意味着下游需求清淡,煤炭发运意愿跌至冰点。

电厂耗能不乐观

全社会用电量同比负增长

2015年上半年,电厂日耗煤量低于往年,其补库需求和意愿较差。社会用电量数据显示,2015年2—3月全社会用电量低于2014年同期,2月用电量较2014年同期下降0.062%,3月用电量较2014年同期下降0.021%。

2015年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增幅大幅回落,除1月外,2—6月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幅都明显小于2014年。2014年春节是1月31日,较往年早,春节因素导致社会用电量大幅下降影响到2014年1月的数据,使得2014年1月社会用电量低于往年,进一步刺激2015年1月用电量高于2014年1月。对近两年1—2月数据去春节因素处理,或不考虑1—2月数据,2015年电力市场煤炭需求依然不乐观。

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下降

2015年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较2014年同期下降。1—6月,火电设备利用时长较2014年同期分别下降6.6%、6.6%、16%、9.2%、7.3%、8.1%,这反映了在社会发电、用电增幅萎缩,以及发电设备利用时长下降的背景下,火电厂机组负荷降幅之大。

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显著降低,我们需要考虑这样一种情况,即我国电网调峰任务主要以火电机组来承担,一旦水电发电量大幅增加,在整体社会用电负荷变化不大的情况下,火电机组就要降低负荷。另外,火电机组担负调峰任务时,只是降低负荷,并不是关闭机器。也就是说,在水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增加的背景下,火电设备耗煤量下降更甚于设备利用小时数的下降。

市场化进程加快

2015年以来,我国煤炭进口量持续下降。海关总署7月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6月进口煤炭1660万吨,同比减少845万吨,降幅为33.73%;1—6月,累计进口9987万吨,同比减少6000万吨,降幅为37.53%。

煤炭进口量下降,既有需求因素,也有政策因素,主要还是需求因素。国内煤炭需求下滑,煤炭价格持续回落,进口煤市场风险增加并且对内贸煤失去价格优势,国内下游用户和贸易商减少或暂停了煤炭进口业务。据了解,南方接货港进口煤多为长协煤炭,市场性采购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进口无力,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煤炭市场的萎靡。

煤炭行业的困难得到了政府高度重视,2014年颁布了多项为煤炭企业减负的政策,2015年1月1日开始实行《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然而,其对煤炭市场的作用有限。

上半年,相关部门下发《关于促进煤炭安全绿色开发和清洁高效利用的意见》、《国家能源局关于促进煤炭工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关于继续深入开展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的通知》等文件。各产煤大省也颁布条文法规,意图深入煤炭行业改革,降低煤炭市场产能。目前来看,其对煤炭市场的支撑收效甚微。

近几年,煤炭行业市场化程度加深,影响煤炭市场的因素由政策面转向供需基本面。

价格拐点将出现在三季度末

电厂日耗煤量没有因夏季高温而提升,2015年上半年火电发力弱于2014年同期,中期看来煤炭市场处于偏弱格局。

下半年影响煤炭价格的因素有两个。其一,夏季气温以及降水情况。截至目前,受厄尔尼诺影响,南方高温天气不多,且降水充沛,水电增加,而火电减量,煤炭需求继续疲弱。其二,四季度供暖情况。每年冬季供暖用煤都是煤炭市场的消费重点,这种季节性因素今年也不难预料。后期需关注三季度末煤炭价格和电厂煤炭库存情况,以判断看煤价能反弹到哪里。

综上所述,三季度动力煤市场继续疲软运行,转折点或出现在季度末的郑煤1601合约上。

上一篇:上一篇:甲醇期价将持续阴跌
下一篇:下一篇:偏空氛围笼罩 沪胶维持低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