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指期货 > 期指成交大萎缩 期货公司很受伤

期指成交大萎缩 期货公司很受伤

作者:admin 时间:2016-10-08 来源:网络收集

期货公司高管: 做好 “入冬” 准备

8月底,沪深300指数期货日成交量还在100万手以上,9月初日成交量萎缩至60万手左右,而上周日成交量不到5万手。

虽然从期指市场撤离的资金一部分流入了商品期货市场,但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有不少资金已经离开了期货市场。

股指期货的成交额一度占到国内期货市场成交额的80%,期指管控措施导致的交易量大幅萎缩及资金撤离,对以经纪业务、保证金利息收入为主的期货公司尤其是券商系期货公司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出台如此严厉的期指管控措施,是意料之外的。其对券商系期货公司经营的影响可以用‘巨大’来形容,而那些以商品期货业务为主的期货公司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多位期货公司高管均表示,该管控措施年内难以退出,“现在不得不做迎接最困难时期的准备”。

影响:手续费收入只剩过去“零头”

近些年股指期货市场规模的壮大,不仅大大提升了期货公司的手续费和保证金利息收入,而且还带动了期货公司资管业务的快速发展。不过,虽然期货公司创新业务近几年取得了不错成效,但手续费和保证金利息收入依然是期货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期指市场规模的快速大幅萎缩,使一些主要依靠股指期货业务的期货公司急速“失血”。另据了解,一些期货公司借助股指期货相关策略发展起来的资管业务,现已进入全面停滞阶段。

“短时间内,我们的日手续费收入相比之前只有‘零头’了,比如过去150万元,现在50万元都不到。”海通期货总经理徐凌对期货日报记者说,公司的保证金存量及创新业务都受到了较大影响,不少期指客户不熟悉商品期货,选择空仓观望,也有一些资金直接离开了期市,“客户在流失,我们正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具体要看下一步市场、政策有没有新的变化”。

多年来一直处在行业前列的国泰君安期货,虽有一定的商品业务基础,但其受到的影响并不比其他券商系期货公司小多少。国泰君安期货副总经理闻勇翔告诉记者,公司的资管业务也受到了一定冲击,“已经成立的涉及股指期货策略的产品,很多可能因无法按起初策略执行而被迫停止交易,同时现在开发新产品的难度也非常大”。

“我们现在属于券商系公司,但过去沉淀了大量的商品期货客户,因此受到的影响略轻一些。”格林大华期货总经理助理黄晶表示,之前股指期货成交额占到国内市场的80%,包括格林大华期货在内的不少期货公司的手续费收入,大部分源自股指期货,预计公司手续费收入可能会减少50%。

中信建投期货也表示,公司的手续费收入估计下降约50%。“我们一直坚持产业客户和投机客户并重开发的原则,公司也有很多客户积累,虽然这次也受到不小影响,但相对来说我们应该略好一些。”该公司总经理邵剑秋表示,非常时期出台非常政策可以接受,“但若长期持续下去,期货公司会‘吃不消’”。

应对:调整业务重心渡难关

据了解,南方地区一家大型券商系期货公司,过去两年资管业务做得很出色,产品长期偏重使用阿尔法策略。受期指管控新规影响,该公司约80%的资管产品已处于停滞运行状态,目前还没有想到好的应对办法。

“公司资管业务虽陷入了‘困境’,但我们同时发现,国内大宗商品市场交投近期明显活跃了,我们依然有发展的机会。”上述南方地区期货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东方不亮西方亮,实际情况比我们预想得要好一些,虽然商品短期难有大的趋势性行情,但资金的介入使铜、螺纹钢、铁矿石等品种的趋势性波动增强,阶段性行情一定会有。”

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公司已经和相关投顾进行了沟通,接下来会把精力转移到商品期货上。

黄晶则认为,在这样的特定时期,期货公司还是应该立足于自身优势,以不变应万变,没有必要将业务重心完全转向。资管业务方面,纳入股指期货策略的产品,其成本、收益等方面肯定也会出现大的变化,针对变化做一些调整是应该的。

“下一步,公司的经纪业务重心会转到商品期货上。”闻勇翔说,年内公司会加强商品期货方面的研究和客户服务,同时也会重视原油期货等新品种和新工具的上市。他还表示,公司经纪业务一直坚持走综合化发展道路,虽然公司股东的IB业务因期指管控受到很大影响,但公司会依托股东平台,尝试做一些反IB业务,如新三板上市、固定收益等介绍业务,“当然这些还在尝试和摸索阶段,现在必须做好迎接最困难时期的准备”。

当前,不少期指投资者面临着方向选择,观望或转战商品、股票、固收市场等。一些期货投顾则对国内商品期货市场抱有较高期待,下一步发行的产品也将向商品方面侧重。“期货公司发挥自身专业优势,帮助投顾设计一些更好的产品,符合当下特定时期的策略。”黄晶说。

忧虑:恐有碍行业整体发展

据记者了解,不少期货公司在得知期指最严管控措施后,便第一时间开会商量应对。西南地区一家期货公司的高管表示,应对方案都有,但该政策短期内对行业的打击太大,“期货公司的冬天即将到来”。

不少期货公司高管直言,政策已成定局,短期改变无望,现在仍处在非常时期,不好多说什么。

有期货公司高管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的一些客户已经离开期货市场。“除之前市场的沉淀资金外,不少资金都是新进入的,大都是冲着股指期货来的。”这位高管认为,这部分资金很难流入商品期货市场,自然会离开期货市场,“这对期货公司乃至行业发展极为不利”。

还有期货公司高管对期货行业人才流失表示担忧。“相比其他金融机构,我们对专业人才的吸引力本身就不大,过去我们花费了很大精力来培养宏观、金融研究人才,如今股指期货市场大幅萎缩,相关从业人员产生‘出走’念头在所难免。”这位期货公司高管介绍,他们公司有一位营业部经理工作能力很强,一年时间使一家新营业部的保证金突破亿元,而上周这家营业部因股指期货客户流失,保证金存量已不足1000万元,这位营业部经理已提出辞职请求。

“以这个人的能力,到任何机构都会有好的发展空间,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上述期货公司高管脸上除了无奈就是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