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债期货 > 年中钱紧:A股大跌背后的魅影

年中钱紧:A股大跌背后的魅影

作者:admin 时间:2016-10-08 来源:网络收集

“截至目前,股债双牛至少少了一个牛头了。”一业内人士戏称。

从中金所五年期国债期货走势来看,其高点为2月17日的99.498元,而截至6月26日收盘,已经跌至95.950元。股票市场上,经历了本轮牛市以来最黑暗的一周后,6月26日投资者又遭遇了最惨烈的一天,上证综指单日下跌7.4%。

尽管市场普遍认为牛市格局未变化,但调整力度之大,还是远超投资者预期。业内人士分析,在近期股债市场波动背后,最明显的共性特征在于资金的变化。对于后者,除却监管层严查杠杆资金、IPO申购资金冻结以外,流动性季节性的波动更是加剧了钱紧的局势。

“市场对流动性表现出的焦虑,实则是对货币政策宽松的预期出现了变化。”有市场人士指出,经济企稳预期增强,以及宏观政策向着宽财政、宽信用的倾斜,可能意味着货币宽松面临微调,而近期货币宽松时点和市场预期的错位,一度加剧市场对于货币政策宽松前景的犹疑。

日前,央行突施“双降”,证伪了宽松货币政策立场的摇摆,但是财政刺激加码和货币条件加速放松,进一步增加经济短期企稳的可能性,这意味着后续货币宽松的节奏、力度和方式方法出现微调的可能性在上升。货币市场流动性大概率在4、5月份已经走过了年内最宽裕的时点。

  华尔街大佬齐发声:警惕流动性危机

流动性匮乏是一个全球性难题,有人甚至将它列为海外市场的头号大敌。5月份以来,全球投资者大举抛售国债,全球国债收益率一路上行。投资者揣测长达六年的牛市或将结束。

5月初,美国债券大王Bill Gross开始担心,股债双牛要到头了。而债王新秀Jeff Gundlach都闲得开始学习中国古典哲学,用一句庄子的“夏虫不可语冰”来描述他对垃圾债的评价。他认为美联储首次加息那天就是投资者应该抽身的时候。

近日,许多重量级人物纷纷表示,市场低估了流动性不足可能带来的风险,流动性问题比希腊债务危机要更为严重。而国际债券市场的波动已经意味着市场并非到处充斥着流动性。

在5月开始的三周时间内,全球债市“失血”高达4564亿美元。与此对应的则是交易量的减少。小规模的交易量引发了市场的大波澜。创纪录的央行刺激政策让投资者大量涌入债券市场,与此同时,做市商对于市场的参与度却在明显下降。

5月中旬,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和前Pimco CEO El-Erian不约而同地对流动性问题提出了警告。他们认为,流动性导致的美债大幅波动或引发新一轮危机。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美国公司债市场的规模增加了近一倍,达到4.5万亿美元。但与危机前银行持有的3000亿美元债券相比,它们如今持有的债券规模仅为500亿美元。

即便是被视为最具“深度”的美国国债市场,在ICAP的BrokerTec交易平台上,过去一个月的交易量低于年均水平,华尔街最大的债券交易商的美国国债成交量也是6年来同期最差。企业债交易量4月份则同比下降了14%。德意志银行的研究显示,尽管自2005年以来市场规模增加了两倍,但成交量却减少了10%,此外,交易商持有的未偿债券的比例从危机前的15%大幅降至4%。

摩根大通认为,一年前,交易2.8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不会对市场造成影响;如今,该数字缩水至近8000万美元。而对于一些新兴市场债券,交易商报出的买卖价差是危机前水平的三到四倍。

Jamie Dimon则警告称,原本应该是最稳定资产的美国国债大幅波动,“这种事通常每30亿年左右才会发生一次。”这可能是下一场危机的警示信号。

Bill Gross曾在4月下旬表示,对做空者来说,做空德国十年期国债是一个一生一次的好机会,甚至好于1993年的英镑。

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的一名人士5月23日预计,2017年左右,全球流动性提供会断崖式下跌。他分析,全球经济流动性第一重压力是来自于现在的货币供给不足;第二重压力来自于美联储加息,“这个靴子目前没有掉下来,但是高高悬在我们上面”。

尽管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主要央行相继宽松,全球流动性也步入一个相当宽裕的时代,但随着美国经济企稳、美联储加息渐近,随之而来的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不确定性也相应上升。资本外流已成为中国等新兴国家关注的热点问题。而一旦美联储、日本央行、英国央行,甚至欧洲央行等主要央行相继退出,全球流动性必然收紧。至于流动性大转折的时间点,在上述这位人士看来,应该会在2017年左右。

下一篇:下一篇:交投活跃 期债风生水起